登录 | 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会员工作  /  会员服务

会员服务

“爱沪有我”在行动

2022-04-26     人阅读

分享:


本报记者 姜雪芹

3月28日上海市隔江而封以来,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上海益社公益文化发展中心、中国儿童友好社区工作委员会3家社会组织以及NCP生命支援志愿者联合体联合发起“爱沪有我”抗疫紧急志愿行动(以下简称“爱沪有我”行动),提供物资供应,开展紧急救援,服务疫情防控大局,成为抗击疫情的一支重要力量。

5000公斤春笋的爱心接力

疫情初期,很多上海市民准备不足,深陷生活物资短缺的烦恼。4月1日下午,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副秘书长朱秋霞接到杭州市慈善总会的电话:浙江余杭几位爱心农户想给上海捐赠5000公斤春笋。

“抢菜”的遇上了“捐菜”的。面对这份沉甸甸的爱,朱秋霞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但具体怎么操作呢?朱秋霞觉得协调这么大量的救援物资不是自己基金会所长,就联系了她认为最有实物捐赠经验的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得到回应是:“可以接,但建议定向捐给浦东区。”

当时的浦东区生活物资供应相对比较困难,符合爱心农户要求捐赠到上海最需要地区的捐赠意向。捐赠物资“一头一尾”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可朱秋霞又为中间的运输犯了难。

求助上海市圆通公益基金会,得到爽快的回复:“圆通公益支持!问题是疫情下外地大车要进入上海,不仅需要通行证,司机回去还可能面临隔离14天的问题。”

又是一番“云磋商”。最终确定的解决方案是将运输分为两段:从余杭运送到浙沪交界高速口,再由上海的大车转运浦东区。

事情一环一环似乎进行得很顺利。可意想不到的难题又来了:上海通行证只有一天的效力,跟司机的核酸报告有时间差。补做核酸有困难,而且运输司机只是开车,无法负责装卸货物。

怎么办?要放弃吗?上海市圆通公益基金会做了最大的努力:“在浙江找了两个圆通的伙伴,支援浙沪交界处的装卸。”

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4月4日凌晨1:30两辆圆通大车在浙江和上海金山区交界的高速口顺利会面,装卸工作连夜开展;4日一早8:30,5000公斤春笋顺利抵达浦东区,上海市慈善基金会浦东人员接过“最后一棒”——清点后将其送到了社区……

志愿者的“快节奏”温暖着这座城市

早在3月底,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潘江雪就提出,社会组织应该在疫情防控中携手合作,5000公斤春笋爱心接力的故事让她进一步看到了社会组织的合力。4月9日,“爱沪有我”行动正式发布。发布当天,就收到了700多条求助信息。经过一一电话沟通、核实,这些信息陆续反馈给了对接的志愿者等。

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工作人员向记者讲述了“小电驴”为百岁老人送大米的经过——

“爱沪有我”行动启动的第二天下午,后台接到一条紧急求助信息:家住徐汇区105岁的老奶奶家里没有大米了!求助信息是百岁老人女儿发出的,她也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两位老人不会上网抢菜、也不会小区团购。”当班人员把这条“紧急”信息发送到志愿者群里,立即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就在有志愿者提出可以让居委会人员帮忙操作,利用某外卖平台应急特需模块响应的时候,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的同行发来信息:一位志愿者就在老人家附近6公里,从家里拿了20斤大米,准备前往老人家,请发送地址。

这位志愿者按疫情防控要求和自己所在小区居委会沟通后,骑上心爱的“小电驴”,带上大米和适合老人吃的水果:苹果、梨、橙子和枇杷,开启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救援”。不久,百岁老人所需的大米送上了门。

“爱沪有我”行动招募到近300名志愿者参与,其中深度参与的有100多名。他们有的夫妻齐上岗,有的选择最辛苦的物资运送工作,有的在家客串健身教练,有的开设急救培训线上专场直播……

志愿者小孟负责物资调配,最忙的时候,3台电脑并用;志愿者阿群做信息核实,一个电话打三四遍直到接通。城市慢下来,他们却在“快节奏”地忙碌着,用自己的光和热温暖着这座城。

社会组织可以发挥信息互通资源共享的优势

“爱沪有我”行动启动后,群众求助最多的是求医问药和物资短缺。

对于一些患有慢性疾病的老年人来说,急需“跑腿”人员帮忙运送在医院或者药店已配好的药品。“爱沪有我”行动就是帮他们嫁接资源,顺利拿到药品。而对于物资短缺的居民来说,有时是直接的物资援助,有时则是信息的转介。比如,两个社区紧缺防护服、护目镜等物资,社会组织调用了捐赠的防疫物资,有些大学生需要购买纸巾等物品,志愿者告诉他们商家的团购信息,帮助他们解决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社会组织发挥了心理安慰的作用,因为对于求助者而言,可能一个电话,就会让他们感到有人在关注、在支持、在响应。

“求助,浦东张江方舱需要纸尿裤!”上海益社公益文化发展中心的公益伙伴发出需求信息。

“抗疫一线的需求必须优先响应。”各个社会组织各展所长,紧急行动起来。

“爱沪有我”行动不仅为群众解决了生活难题,还在积极为“四叶草”方舱捐赠防疫物资、为嘉定方舱和各大医院募集一次性内裤,为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送去奶瓶奶嘴……

“对于这些量不大又紧急的物品,社会组织可以发挥信息互通、资源共享的优势,链接资源、抱团合作。”从事社会组织工作十多年,朱秋霞这样总结:在特殊情况下,社会组织是物资供应和救援力量的有益补充。

截至4月23日,“爱沪有我”行动共收集到社会求助信息1991条,已办结1680条,待回应41条,270条正在处理中。

来源:中国社会报


返回首页
扫二维码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